酒鬼酒被包装供货商抱摔,悄然改变白酒供应链生态

发布日期:2020-01-01 文章来源:包装地带
  


知名的酒包装企业老板石磊与酒鬼酒之间的官司越闹越大!

12月17日,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54°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下称“来今雨轩公司”)法定代表人石磊实名举报称,其仓库里封存的5万瓶酒鬼酒,被检出添加了“甜蜜素”。

12月22日,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000799,酒鬼酒)针对甜蜜素相关举报,再度发布澄清公告称,经查证,本公司从未采购甜蜜素,也从未向54°500ml 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石某手中的 54°500ml 老酒鬼酒产品于2012年生产,为石某独家定制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

而且,酒鬼酒还在公告中提及,该公司和石磊之间存在多年纠葛,部分还诉诸法庭。这次石磊举报酒鬼酒检出甜蜜素事件,只是其中一例。酒鬼酒称,该公司绝不向任何要挟、勒索妥协。对石某行为保留进一步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作为酒鬼酒曾经的包装供货方与经销商的石磊,为何要将这一石破惊天的消息在媒体上广为引爆呢?这要从双方的一段缠夹不清的恩怨说起。

石磊是湖南金泉包装印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泉包装)和来今雨轩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各有90%的股权。此外,他还持有湖南十二生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十二生肖)11.25%的股权,石磊同时直接持有十二生肖78.75%的股权。

早在2007年6月21日,石磊掌控的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吉首石磊文化)通过黄永玉的授权,取得酒鬼酒2007年版包装设计的知识产权。酒鬼酒在2007年6月28日与吉首石磊文化签订《转让合同》,获得2007年版包装设计的使用许可。作为回报,该转让合同约定在此后订购新版酒鬼酒包装物时,不论采取何种确定供货商的方式,石磊方面均享有在同等供货条件下的优先权、知情权。酒鬼酒违反该条款时,石磊方面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赔偿。后因在酒鬼酒包装供应上发生争议,石磊方面后来以知情权和优先权受损为由在2016年起诉酒鬼酒,要求解除对酒鬼酒包装设计的授权许可。


官司一打三年,今年9月24日,湘西州中院判吉首石磊文化败诉,未支持其解除转让合同的请求。此外,双方之间关于酒鬼酒含有甜蜜素的官司,则一直在台面下进行。


不过,关于甜蜜素的问题,来今雨轩提交的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2016年8月3日《检验报告》及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16日《检验报告》,均未获法院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中级法院采信。

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过程中,石磊公司也提出,其提交的检测报告足以证明,酒鬼酒供销公司交付给来今雨轩公司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属于不安全食品,并向法院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

但湖南省高院认为,来今雨轩公司已就该部分产品提出退货,酒鬼酒公司也已经同意退货,鉴定已无必要,故对其鉴定申请不予准许。

作为被告一方的酒鬼酒,此后还主动申请执行法院关于收回石磊方所持有的库存酒鬼酒的判决。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12月13日,石磊接到湘西中院来电通知称酒鬼酒公司申请执行,要求来今雨轩公司退还仓库内的5万余瓶酒。中院执行局致电石磊同时,酒鬼酒公司派员工守到石磊公司封存酒的仓库大门外。同日,石磊公司的代理律师到湘西中院提交了《关于酒鬼酒供销有限公司无权申请执行的法律意见书》后,强制执行暂缓。


12月17日,石磊选择了向媒体实名举报酒鬼酒。自此,由于双方始终无法达成妥协,这件严重影响酒鬼酒商誉的事件被曝光。

酒鬼酒与包装供货商之间的合作失败,无疑对白酒企业与包装企业的合作方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甚至导致了一些酒企为了获取对包装的更大掌控权而自建包装基地,其中包括汾酒、泸州老窖、五粮液等知名品牌。

一场官司,两败俱伤!或许,酒包装供应链双方都要好好检讨双方的合作方式了。

相关新闻NEWS